蠕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蠕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锡文农村只留老人儿童将来谁种地是大问题

发布时间:2021-01-21 15:17:29 阅读: 来源:蠕动泵厂家

陈锡文:农村只留老人儿童 将来谁种地是大问题

11月29日,中国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做客凤凰网演播室,接受凤凰网独家对话。  在昨天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对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征收补偿制作作了相应修改,主要内容为提高征收补偿数额,有专家预测,提高额度至少为现行标准10倍。对此,陈锡文认为,目前我国征用土地还是过多,要建立约束随意征地的机制。  按照《土地管理法》规定,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的总和不得超过土地被征用前3年平均产值的30倍。陈锡文表示,按照现在补偿,一亩地一年一千斤粮食,谷物1块多钱,一亩地产值就1000多块钱,“这个账看似有理,其实是没有道理的,你干脆补我一块同样的地我继续当农民,农民的房子可能材质差,但是毕竟有个房,两万块钱拿到手后我去哪里住呢?”  陈锡文表示,征地制度必须保证人家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存有保障。他透露粮食生产实现了九连增,从03年的8614亿斤增加到11700亿斤,提高3000亿斤,但是总供给偏紧,有些产品甚至出现短缺。  “我们大豆对国际上的依赖度大概在80%左右。食用植物油这几年每年的平均消费量大概在2500、2600万吨,我们自己能生产的只有千百万吨,所以这个对国际的依赖程度也到了60%。我国农业的增长率赶不上需求的增长。”陈锡文说。  以下为文字实录:  凤凰网:昨天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讨论通过《土地管理法修正案》,对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征收补偿制度作了修改,有传言说补偿标准或提高10倍?  陈锡文:集体经济作为土地的所有者,使用农村集体土地的农民作为是一个用地权人,对他们的权益应当给予充分的保障,我想这是不管怎么猜测,如果要改,这肯定是一个要点,要保障他们的权益。  第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总体上看,我们的征地还是过多,土地使用和我们的农业用地转为城市建设用地之后,农业相比效率大大提高了,但是我们自己的那些国内最有竞  争力的城市,如果和国际上一些有竞争力的城市相比,土地的产权是相当低的,所以土地的利用效率并不高,而一味的去追求征地的规模,实际上资源是很大的浪费。第二点我觉得一定要去有一种约束随意征地的这种机制,要严格的规范征地,要保障农民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权益。  凤凰网:现在大家都传提高十倍?您觉得高还是低?  陈锡文:我可以这么讲,全国平均来看,到现在大概土地出让金总收益中补给农民补偿的这一块,因为补偿包括好几块,包括土地的补偿、住房的补偿、还有给他提供就业的培训,还要加入社会保障,等等这些都算在一起,大概占到土地出让金总额的40%多一点点。这个比例如果确实都到位的话,应该说和过去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了。而且你也能看到,我们原来的《土地管理法》规定,补偿总额是按照这块地被征收以前前三年产出的平均值来算的。比如你种粮食,现在你要打一千斤粮食,稻谷就是1块多钱,那就是一亩地一年产出就是1000多块钱,按照这个年来给你补是几倍、二十几倍、三十几倍,你去看一下《土地管理法》的规定,是最高不超过三十倍,实际上很多地方三十倍打不住,已经超过三十倍了。  所以首先是一个机制的变化。你这块地已经没有了,我以后也不能再当农民了,所以你拿这块地以前的产出来跟我算这个账,看似有理,实际上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你不如干脆补我一块相同的地,我继续当农民,那无所谓,但是我当不成农民了,所以你拿土地的原有价值来跟我算这个账是没有用的。也许我的住房在被拆迁之前,可能农民的房子有一些并不是太好,甚至是漏的,甚至是材质很差,但是他毕竟有一个房,所以你也不能按照这个房子的实际价格,就是说你最后评估就是两万,那我就补你了。两万我拿了以后,我到哪里住呢?我最起码的条件我得有栖身之地,能住。  我觉得现在各地实际上在探索的一个最基本的向前推进的做法,都是要保障你的生活水平是不能降低的,甚至有可能要略有改善,而且你长远的保障,长远的是要有保障的,  各地实际本身对征地制度已经在进行潜移默化的改革了。当地政府应当从土地出让金的纯收益中补他,得保证人家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存有保障。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与时俱进的一种做法。至于这次国务院报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结果怎么样,具体是什么,我觉得还得等着公布。  凤凰网:您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从事农业的问题,农业、农民、农村的问题,好像“三农”问题在最近不是那么像过去几年这么在媒体上曝光会这么多,为什么?  陈锡文:我想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这几年“三农”的整体形势是比较好的。你说九连增,粮食产量九连增,从2003年我们的粮食总产量是8614亿斤,到今年我估计今年的粮食总量能够超过11700亿斤,年度产量经过这九年的变化以后,提高了3000亿斤,11500万吨,这是不得了的数字,所以它表明整体上供给状况比较好。人家就不用操心吃的怎么样,贵不贵,大体上虽然价格有波动,但是基本的食品供应状况是比较好的。  第二,从政府的角度来说,这几年非常关注农村民生,尽管农民的人均收入也在不断提高,你比如说2003年的时候才2622块钱,到了去年就6977块钱,涨了那么多。从这个意义上讲,农村的日子也在逐渐的好过,而且政府对于农村的基础设施、社会事业保障,这几年花了非常大的力量。  比如说社会保障制度,城里有什么,农村也有什么,制度都有了,水平还差,但是有了制度就不愁慢慢的可以逐步提高水平,所以从农村农民的状况,也比较好,所以他就没有成为一个问题吸引大家的目光。  还有一个大的方面,进入我们现在这个阶段,经济的增长主要是靠城镇,靠二、三产业,所以民众、专家更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方面,所以农业、农村没有出现问题,而经  济增长的重心正在进一步往城镇走,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就像你刚才讲的,很多人觉得农业没啥说,所以他的注意力就不在这边。但实际上从农业、农村自己的角度来讲,我觉得问题还是不少。  凤凰网:您觉得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陈锡文:最大的问题一个就是供求出现了变化,我们必须很清醒、很切实际的分析它。1998年党中央召开十五届三中全会制定关于农业农村若干重大问题的意见,制定那个决议的时候,曾经明确提出,1998年提出,我们提了一个对主要农产品供求的基本判断,粮食和其他主要农产品的总供求,当时出现的局面叫做总量大体平衡,丰年有余,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粮食年年在丰收,其他农产品也在增长,但是总供给偏紧,甚至有些产品出现短缺,所以我就说供求偏紧这是多年来基本情况,但是又出现的情况是结构性短缺。  比如大豆,大豆我们自己的产量,今年可能都到不了15000万吨,但是我估计今年进口的产量一定会超过5500万吨,相当程度大豆我们对国际上的依赖度大概在80%左右。食用植物油我们这几年每年的平均消费量大概在2500、2600万吨,我们自己能生产的只有千百万吨,所以这个对国际的依赖程度也到了60%。还有其他棉花、糖,甚至包括肉和奶,你说我自己感觉从产出的情况来看,这几年中国的农业是最好的,几乎没有不增产的,但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粮、棉、油、糖、肉、奶,这六大产品,尽可能都在增加。怎么样呢?就表现出我们现在的农业,它的增长率赶不上需求的增长,日积月累,这就是个大问题,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对农业要居安思危,尽管形势不错,但是在工业化、城镇化快速推进的时候,一定要进一步加强农业,让它有更高的效率和产出,这个还是进一步要努力的。  另一方面,农村社会也出现了非常深刻的变化。大量的人口流动走了,农村的劳动力结构有很大得变化,对农民增收有力的去打工去了,但是在农业中劳动力越来越少了,人家就会问,眼看着青壮年都走,以后谁来搞农业?我们靠谁种地,怎么种地,这就是一个需要研究的问题。还有农村的人口流动走了,有些村庄就出现所谓空心化的问题,空心化有空心化的矛盾,重体力活谁干,这要有什么事情谁办。  凤凰网:都是老人和孩子。  陈锡文:这是空心化的问题。但是你到大中城市,就要到经济发达的地区,又看到另外一种状况,大量的外来农民住在城中村,住在城建郊区。外来的人口甚至超过了当地的人口,这又是一类需要解决的问题。所以这种变化导致了农村社会管理面临很多新的挑战,人口稀疏了怎么办,人口过密了怎么办,这里头还涉及到很多权利、财产,政治民主的权利,我到有些发达地区去,有的支部书记,有些村民就跟我说,你看怎么办,我这个村本来就2000人,现在外来的人就来了一万人,  现在你要保障他们的权利又规定允许他们住够两年以后可以参加当地村委会选举,那选举我们的财产怎么办?他们可以做我们的主吗?这类问题就复杂了,那这是发展地区。欠发达地区当然人口流出来了,农村的很多公益性的事情,社会性的事情谁做,光靠老年、孩子,这面临很尖锐的挑战。这种变化第三步一定会影响到农业的经营机制的变化。这时候有人考虑了,也争论跟激烈,也在社会上讨论,家庭经验还行不行,如果不行,靠什么,这个就要从我们自己的国情,要从世界农业发展的规律中寻找靠什么,  当然现在有的是靠公司,让公司企业去经营,也有的靠大户,还有靠几层加起来,都有,正是处在这样变动的阶段,也引起人们思想比较活跃,但总得来讲,农村需要研究、需要探讨的事情其实还是非常多的,还不是说已经可以高枕无忧了。  凤凰网:谢谢。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