蠕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蠕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起点风波平息网络文学大国争霸赛开打

发布时间:2020-01-14 21:19:10 阅读: 来源:蠕动泵厂家

两个月的动荡之后,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和起点新高层集体亮相,试图传递“起点风波”已平的信号。但是,业内种种迹象表明,移动互联网浪潮推动下,网络文学业也开始拉开“三国争霸”序幕。

有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从起点出走的吴文辉团队,已经和腾讯签订了初步的合作协议。腾讯官方尚未确认该消息,但如果属实,面对背靠数亿QQ和微信用户,同时又有内容野心及渠道优势的腾讯,盛大文学的霸主地位还能稳如泰山吗?

在此之前,占据主流的传闻则是吴文辉团队或与百度合作。移动阅读或许是网络文学江湖这一轮的竞赛点。

移动阅读争霸

“我们现在经常和人提及几组数据:200万名作家、700万部原创小说、1.5亿个用户、超过七成的市场份额、每天新产生1亿字的作品,按照传统小说哪怕50万字一本来衡量,每天相当于新创作200部传统小说。”在2013“起点中文网作家春季沙龙”上,盛大网络董事长兼CEO陈天桥阐述其文化娱乐王国的创业梦想时,引用了盛大文学的这组数据。

根据艾瑞数据,2012年盛大文学旗下网站占整个市场超过70%份额;仅从网络文学的市场份额和品牌影响力,盛大文学几乎没有敌手:拥有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小说阅读网等多家网站,作为一家文学产业链公司,旗下拥有3家出版公司,内容辐射到出版、游戏、影视等多种下游形态。

在wap时代通过收购整合等,逐渐形成垄断地位,鲜少“同量级”的竞争者,直到今年3月,起点中文网突然爆发的原创团队离职事件。

如果吴文辉团队选择与腾讯合作,那意味着网络文学江湖或许会重新洗牌——移动互联网浪潮来了,互联网大佬抢占各式各样可能的移动入口,移动阅读也是其中之一。

事实上,加上百度的百度贴吧、阿里的淘宝读书,在移动阅读领域,BAT三巨头或高调布局或早已暗度陈仓。而本报记者统计发现,移动读书类APP至少在50个以上,除了盛大文学的众多子品牌、三大电信公司的移动阅读基地、亚马逊等巨头;后有京东lebook、当当多看、91熊猫看书等加入战团;类似豆瓣阅读、亿部书城、鲜果读书等应用也在圈定自己的读者群。

当阅读的方式已经从PC向手机迁移,盛大文学如何与拥有渠道优势的巨头竞争?

“我们欢迎竞争者进来!”面对本报记者的提问,盛大文学CEO侯小强没有太多避讳:盛大文学的优势在于从文化产业化的高度全方位地思考。“很难想象其他(网络文学公司)去成立一个自己的编剧公司、出版公司。”他认为:有的(网络文学)公司一直没有做起来也一直没有放弃;而有的公司虽然流量多、用户多,但各类产品也很多,移动阅读产品的排名难以名列前茅,得到的支持也会相对有限。

业内认为侯小强是在暗示百度和腾讯,而盛大文学最近刚刚成立了一家编剧公司。

“不仅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它们)在wap时代也有渠道优势,百度的流量最大,腾讯在线数量最多;我们依然在wap端,同质性的市场份额占优势。”刚刚对外宣布“履新”的盛大文学副总裁兼起点中文网COO崔嵬,巧妙地“跳”过了竞争话题:从内容产业上来讲,最关键的是内容为王;所以谁控制了独家的、源源不断的内容,就控制了内容产业的制高点。

“渠道只是我们一个通路而已。”崔嵬说,通路的目的是为内容产业进行分销服务;但也可以通过内容(优势)发掘新的通路。据透露,除了电子版权之外,无线版权在去年已经占了收入的25%。

这与侯小强的策略一脉相承。此前,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各个子公司都有移动客户端,各自上战场“杀敌”,最后让市场来选择,留下最有优势的。他说:“在移动互联网乱战的时代,布局的棋子越多,最后的赢面更大。”

大数据的底气

按照盛大文学披露的数据,去年第一季度盛大文学总营收同比增长38.2%至1.91亿元,其中线上业务同比增长59%至1.32亿元,线下业务增长6.97%至5952.3万元。当季盛大文学首次实现扭亏,获得净利润306.6万元。

如果仅从收入来看,占据网络文学七成份额的盛大文学,并不具备领先地位。根据公开资料:在网络文学领域,以渠道和收益计算,中国移动20亿元,腾讯、百度等公司加起来20亿元,盛大文学只占了10亿元。

但是这并不妨碍网络文学产业的吸引力:作为整个互联网内容的最上游,其具有向视频行业、出版行业、影视行业等辐射以及在此基础上的无限可能。

侯小强一直强调版权文化及其衍生:4月,成立盛大文学编剧公司,5月与YY战略合作打造“美女读书”栏目。前者是传统意义上的版权,后者则是创新的语音版权。“合作当晚,李学凌(欢聚时代CEO)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侯总,我们终于有共同的敌人了。”侯小强所指的共同敌人就是“打击盗版”。透露,盛大文学与YY的分成比例为7:3。

这些更像迷惑敌人的明面上的“牌”。不可回避的是,网络文学同样具有互联网属性。

在移动链条中,付费订阅的模式已经确定,除了阅读体验外,如何面临新兴渠道挑战、搭建自己的生态系统,这将影响盛大文学在移动浪潮中的竞争。

这意味着,在网络文学的产业链背后,实质还有一双“技术”的手——盛大文学更愿意称之为“大数据”。为了能够更加充分地挖掘数据,起点中文网新管理层协调集团资源调集来自亚马逊、谷歌等公司的顶级数据人才,这是盛大文学率先在起点中文网“试点”。

数据的使用并与核心内容运营结合,将让网络文学的商业模式产生一些有趣的变化。

据起点中文网CTO司晋琦介绍:对于内容层面,通过用户行为,不断去挖掘具有潜力的作品。“以前完全是通过编辑认定,通过编辑的喜好,有太多主观的因素在里面;现在通过一些用户的行为数据,将这些有潜力的作品挖掘出来,成为一个池子,这个池子首先会进入编辑后台,然后给编辑一个在数据上的指导作用。”

最具有想象力的则在用户应用层面:读者在看一本书时,根据其阅读行为,精准推荐可能感兴趣的东西。比如:你是军事小说迷,向你推荐迷彩服、军用望远镜;CS游戏,而其在移动端已经与支付宝打通。

尽管大数据的图景美好,但还有待时间验证。同样有待验证的,还有盛大文学在移动浪潮下的竞争地位。

怎么网上预约挂号

预约挂号平台怎么取消

名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