蠕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蠕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科技创新在路上-【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7:40:34 阅读: 来源:蠕动泵厂家

科技创新在路上酸与不酸

在华谊(集团)公司,有着一句流传的俗语:手中有两酸,心中就不酸,这两酸中的其中一酸就指的是丙烯酸。丙烯酸公司员工为能占有集团两酸的半壁江山而感到由衷的自豪。这句话也是丙烯酸公司与员工关系的写照,员工心向公司,公司心向员工,酸也成甜。(两酸指的是丙烯酸和醋酸,醋酸是华谊集团旗下能化公司的产品。)

24年的科研工作经历让褚小东认识到科研在企业中的重要地位,而科研人员则是科研工作的重中之重,是创新型企业最宝贵的财富。

从小h到大H的创新。褚小东这样总结丙烯酸公司在用人机制上的创新之举。大H是人才成长的两条通道,而小h是人才成长的独木桥。我们认为科研人员的专业地位和行政管理人员的地位同等重要。我们尊重科研人员自己的意向,不能让有才的科研人员荒废武功去专门搞行政。

以创新人才机制催化科研创新的想法,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丙烯酸公司一直以来的传统。把一颗粮食留给生产和科研是丙烯酸公司领导层长久以来的共识。即使在公司效益不好的时候,也决不能减少对科研,对技术创新的投入。艰难的时刻才是最能考验企业的时刻,只有艰难时刻的磨剑才能在关键时刻亮剑。正是在这种氛围下,仅700多人规模的丙烯酸公司不仅人才队伍如同雨后春笋一般拔地而起,而且涌现了一大批精英,公司的技术团队及创新项目四次获得上海市技术创新(发明)一等奖;一次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现今,做到让员工体面远远不够,企业的愿景更为重要。

褚小东认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并不虚无缥缈,丙烯酸梦更是中国梦的一份子,也是华谊集团步入世界化工集团华谊梦的生动写照:从最初的技术引进,到如今技术输出;从建厂初期年产不足6万吨到现在年产50万吨的生产规模;从曾经面临破产的边缘走向近三年取得累计利润超过15亿元的骄人业绩,丙烯酸公司以跨越发展承载着华谊梦;丙烯酸梦又是华谊梦的一部分:丙烯酸公司发展规划到2019年,年销售额将会达到100亿元,比现在的年销售额增加一倍,再到2025年,将达到200亿元,丙烯酸梦也让华谊梦更加真实具体,并与中国梦紧紧相依。

王卫东:挑战地下极限

上海浦东,黄浦江畔,数栋摩天大楼镶嵌在城市天际,从400米,500米,再到600米,与天争高,朝华夕秀,成为上海最美的天际线。当我们惊叹于不断刷新的上海高度,有这么一群深耕地下的建筑工程师,为一座座万丈高楼拔地而起奠定坚实的根基,同时也为城市地下空间的开发保驾护航。

王卫东,上海现代建筑设计集团华东建筑设计研究总院(以下简称华东总院)结构总工程师、地基基础与地下工程设计研究中心主任,1996年同济大学博士毕业后,进入华东总院,在地基基础工程、深基坑工程、地下空间工程等领域已经有超过二十年的经验。

上海深度

目光流转,从上海中心的处,低头向下看。总有一个疑问在我们心中萦绕:要建造600米的高楼,基础到底要多深?华东总院总工程师王卫东给出的答案是:从地面算起的话桩基深90米,相当于近30层楼倒插地下。

上海中心是中国内地开建的第一座超过600米的摩天大楼,而上海陆家嘴地区,经过长江将近一亿年的冲刷沉积,土质松软,覆盖着数十米厚的含水软土层,给桩基工程加了难度值:必须采用超长桩,保持桩基与土壤之间足够的摩擦力。由于打桩噪音、挤土效应、造价高昂等原因,原来在金茂大厦和环球金融中心项目中所采用的钢管桩方案无法照搬到上海中心。王卫东提出了钻孔灌注桩方案,在上海中心之前,这在上海地区400m以上超高层建筑中从未采用过。同时,由于要穿越近60米的深厚砂层,要实现这个方案,还面临着施工速度慢、桩基质量极难控制、承载力难以达到要求等一系列技术难题。

王卫东带领华东总院地基中心团队,和上海基础公司一起进行技术攻关,成功开发出大直径超长灌注桩核心技术,并在上海中心工地进行了试桩,试桩各项技术指标完全符合要求,为上海中心桩基设计提供了直接的技术支撑。由于大直径超长灌注桩在上海中心的成功应用,王卫东的团队后来揽下了天津117大厦(600米)、武汉绿地中心(606米)、苏州中南中心(729米)三栋摩天高楼的基础设计。目前,这三栋楼施工顺利,最深的桩基达到地下100米。

王卫东认为:上海软土地层深基础工程的实践,为超高层建筑的基础设计和施工探明了出路,中国沿海沿江和西部区域,超高层建筑仍处于建设热潮,因此,它的意义不止于上海。

绿色机遇

深度,并非只是衡量建筑工程的指标。

王卫东这样回忆二十年前的经历:1996年,是我国进入九五计划的第一年,也是上海实现新三年大变样的第二年,刚好赶上了上海工程建设蓬勃发展的大好机遇。

王卫东这样总结地基领域的创新特点:机会只会给有准备的人。地基基础与地下工程设计的创新动力来源于人们对超高层建筑和地下空间开发的追求。在某种意义上,工程实践引领技术创新。

面对机遇,王卫东始终保持冷静的头脑。建筑越来越高、越建越大,基坑工程也越来越深,基坑工程产生的建筑垃圾也成为城市生态环境的巨大负担。王卫东敏锐地看到:随着建筑技术的成熟,通过改进设计和施工方法,在基坑工程领域可以减少大量建筑垃圾的产生。

王卫东总结并进一步研发了基坑支护结构与主体结构相结合的支护方式,针对基坑工程中采用传统临时支护结构造价高、消耗量大、拆除后产生大量建筑垃圾等弊端,王卫东看到了采取这种新型支护方式的可能性。

2000年建设的上海交通银行大厦、2002年建设的上海南站北广场和2004年建设的上海由由国际广场二期工程,都采用了基坑支护结构与主体结构相结合技术。基于这几个工程及其它工程的实践,王卫东总结了支护结构与主体结构相结合的三种方式,并系统地提出了相结合技术的设计体系和分析方法,通过与其他单位的协同攻关,形成了相结合的成套技术,完成了从实践到科研成果的转化。

经过近十年的推广,相结合技术已经应用到大量的工程上。免去了拆除临时支护结构的拆除程序、避免产生大量建筑废料的相结合技术,成为节能降耗的绿色基坑支护技术,为地下空间开发提供了可持续发展的技术手段。相结合技术成为基坑工程领域的绿色和效益之选。

工程辩证法

地基基础工程行业二十多年的理论和实践,让王卫东总结出了一套工程设计与科学创新的辩证法。

他这样总结道:科学研究与工程设计相互促进。工程设计为科研开展提供物质保证,是支持研究的经济基础; 科研是一个创新积累、再应用的良性发展过程,在帮助解决工程问题的同时,提升了工程的实施水平,并促进了技术的进步。因此,围绕解决工程实际问题的科研才有生命力,科研成果也最终要服务于工程实践。

王卫东以二十多年的经历,以身作则,实践这套地基基础工程的辩证法。

王卫东坦言:我们能成功设计大量地标性和高难度的工程,是在积累了大量工程经验的基础之上。上海、北京、天津、武汉等城市大量工程设计的历练,让他积累了丰富的工程实践经验:在紧邻6条轨交的地下工程中,他以深开挖方案实现了对隧道影响的全过程控制; 在外滩8栋历史保护建筑的重围里,开挖深基坑并树起高楼。特别是上海世博500KV地下变电站工程,位于上海市中心城区,为直径130米、相当于10层楼深的巨型钢筋混凝土圆筒形地下结构,其开挖深度是当时上海中心城区最深的,王卫东大胆创新地提出圆筒形逆作法的设计并成功实施,成为创新的模板。

在二十多年的实践中,他主持或参与了250多项地基基础工程、基坑工程和地下空间工程的设计,主编和参编国家及地方标准19项,撰写专著1本,主编和参编著作9本,发表论文超过150篇,获得专利15项,形成了丰硕的科研成果,多次获得国家和省部级奖项。正是通过之前成功的工程设计和科研的不断积累,王卫东团队揽下了一系列地标性工程的设计,也通过不断实践,让地基基础工程变得更安全、更经济、更环保。

王卫东在一篇工作自述中感叹: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很幸运,从业这些年恰好是上海乃至全国工程建设发展最快的阶段,面对的几乎是国内乃至世界上最复杂的局面和挑战,老一辈工程师为我国工程技术的腾飞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而国家的建设为我们提供了良好的发展机遇,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

这种成功的工程设计与技术创新相互促进的螺旋式上升,让王卫东和他的地基工程团队成为了无可争议的国内第一梯队,让中国的岩土工程师站上国际舞台,与外国同行一较高下。

撕碎机

视频会议

锂电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