蠕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蠕动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创业者说事业爱情不可兼得

发布时间:2021-01-22 10:14:44 阅读: 来源:蠕动泵厂家

“兄弟,我永远都不可能适应这种床的。”保罗怒不可遏地说道。

他之所以会说这种话,并非这是风水因素,而是因为无论是房间还是上铺与房顶间的距离都快把我们逼疯了。但毕竟,对于两个在纽约闯荡、并且身无分文的“纽漂”来说,即使必须要忍耐生活在一个连通风口都没有的小房间里,也是一种安慰。尽管如此,每日餐前饭后的抱怨还是需要发泄的。

一年一度的情人节到了,但我和保罗却在忙着搬家。尽管我意识到自己可能会因此错过与克莱尔的约会,但情况真的遭极了,因为我们必须搬家。更糟的是,我那天的确和某人待在一起,但那个人不是我的女朋友。我的好朋友兼未来的联合创始人保罗·奥赛汀斯基和我,下定决心辞掉待遇丰厚的财务工作后共同创办了 Treatings,一家允许你从陌生人口中获得职业建议的 O2O 服务公司时,我们被成本所击溃,于是尝试在 Craigslist 上将原来两居室的公寓转租出去,以节省成本并辗转到更加廉价的房源。

2012年2月14日,因为保罗需要再回公司一趟处理事情,我独自一人来到了如今栖身的这个制作室。搬家工人挥汗如雨地卖力组装着,各种工具发出“叮叮当当”的碰撞声,而我则在不断地回头看并瞟了几眼手表。“我本该五分钟前就离开去赴晚宴的。”我不断这样嘀咕着催促自己。

手机震动了一下。“宝贝,我刚刚下班,马上就要去餐厅了。待会见。”克莱尔发来短信提醒了。

一时间,各种思绪涌上心头:去还是留下来?

“没时间等保罗了。”我最终还是决定去约会,仿佛我是丹泽尔·华盛顿某部坏警察电影里的古怪助手。

我将床垫从搬家工人的手中夺过来,将它拖到房间里并撑了起来,然后像扔炮弹一样将楔子放在了墙和其他床之间。我领着工人们走出公寓,然后从柜子里迅速揪出一件带有褶皱的衣服,急匆匆地跑出门。

尽管有这些曲折,我还是迟到了。你应该可以想象到,在这些事情后,我是如何对克莱尔解释的。事后想到这件事情,我感到万分欣慰。虽然因为这些理由没能在晚宴上制造出浪费的氛围,但很庆幸,我和克莱尔在那件事情后还是情侣关系。当然,克莱尔之后肯定并不好受,因为在她自己的朋友面前,她肯定是有苦难言。

我了解,就叫我罗密欧吧!

然而,在其他更大的问题面前,诸如约会迟到这样的麻烦真的就算是鸡毛蒜皮了。

就像很多创业者和创业公司的雇员一样,我的周末时光被工作所侵占。也就是说,我很少会有空闲时间跑去做正常情侣会干得事情,比如牵手、接吻和滚床单等。事实上,并没有人会逼迫我们做这些事情,但我和保罗都会担心,如果不付诸更多努力,那么我们以往的心血就会浪费掉。

在我将身心几乎完全投入到 Treatings 上时,我意识到感情其实和创业公司一样脆弱。鉴于 Treatings 仍处在早期发展阶段,因此我们不可能会指望它自己能够茁壮成长起来,因为在这背后,我和保罗都清楚地知道,只有自己动手才有可能看到成功的希望。正因如此,我不可能会期望克莱尔会不断宽恕我,并继续给我机会。

“周五偶尔去游玩一下并不会解决两人整周都无法相见的痛苦。”在我们交换了几句真心话的4、5个星期后,克莱尔发短信这么告知我。但我也只能向她一直道歉,并请求原谅。“这只是暂时的。”我几近心碎地回复她说。

她将这些话称之为“狗屎”。但我们都希望我创业生涯中住双层床的这段时光只是一段过渡期,而 Treatings 也能承受住压力获得成功。我试着站在双方的立场上严谨考虑这件事情,并开始着手策划和克莱尔的美好时光:周五烛光晚餐、周六曼哈顿外的探险以及周日都市内的观光。这些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而令其听起来更加特别的事情是,我还可以在周末和好友聚会了。不过,因为他们从来都不愿提前规划自己的日程,因此在我和克莱尔抵达餐厅时,我通常会发送一条诸如“老兄,我们在布鲁克林过节,你可以在30分钟后来吗?”这样的短信。

然而,因为我之前也在投行工作过,有过不规则的工作时间。因而,即便是在创立 Treatings 后,我仍可以调度自己的时间并和他们去聚会。尽管如此,我的大脑现在已经几乎被创业之类的东西占领了。

我经常都会听到这么一句教导你平衡工作生活的谚语:不要将工作带回家。在我的最后一份正式工作里,我可以在完成工作后就去挤地铁,然后用尽各种方式放松自己。但当你没有办公室时,哪里都可以成为办公室,而“家”成为了一个更加模糊的概念。

“我们是不是该把着陆页上的‘网络’改为‘信息报告会’?”我又从克莱尔的视野中消失了很多天,但在见到她时,我居然这么说了一句。

“看在你自己的份上,你真的不能再谈论 Treatings 了,看你这样我真的好想帮你一把!”这是一句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回应。

克莱尔没说错,在我们每个话题的谈话中,我总能将 Treatings 引进来。

我知道,虽然创业者会很孤独,但去和创业者谈婚论嫁的人更孤独,就像克莱尔一样。我很庆幸,自己结识了保罗这样一个朋友,能够和他一起创业并分担喜怒哀伤。但像克莱尔一样的女生,并没有因为在和一个吃了上顿可能就没有下顿的穷小子约会而失望,因为她没有任何可供参考的标准来衡量自己的处境。

最后,我认为在任何一段男女(男男和女女)关系中,双方都有必要制造一点恐惧。通常,自满会像灭掉一家创业公司一样毁掉一段关系。我曾在上节中“埋怨”过保罗,但并未因此而失去他的友谊。这样的事情会再次发生吗?希望如此吧!

血灵诀手游

多彩网彩票app

剑魂榜手游

小小三国志300亿元宝版